温州15岁女生登上非洲最高峰 欲征服7大洲最高峰2014-02-19 08:37:11
来源:腾讯新闻

 

在那前面耸立着乞力马扎罗山,它的山顶像整个世界一样广阔、雄伟、挺拔,白得那样难以置信。

                                                                                                    ----海明威

 

温州乐清中学女教师林郁泉和她15岁的女儿林子怡,亦是被这吸引。

 

大年初一,马年首日,她们成功登顶乞力马扎罗山。而子怡,是中国登顶者中年龄最小的女性。每年,登乞峰的人有一两万,可成功登顶的只有百分之三四十。

 

4天里,她们感受了50℃的温差,从热带到极寒;她们穿越了热带雨林、草原、高山草甸和沙漠。

 

她们,还要登顶其他六大洲的最高峰,还想徒步至南北两极极点。她们,要征服极限探险。

 

98596797.jpg

登顶主峰乌呼鲁峰,林郁泉、向导Pole和林子怡从左至右

 

出发:向非洲屋脊前进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交界处,主峰是座死火山,被冰川包裹。

 

现实中的她,远比地理课本上“非洲最高峰”这样冰冷的字眼,要有趣得多。春节前夕,林郁泉与女儿子怡向非洲屋脊出发。一路同行的,还有另一对母子。

 

登顶乞力马扎罗山共有6条路线可选,各自的难度与风景不同。最终,林郁泉选择了Marangu线(马兰谷线,俗称可乐线),从坦桑尼亚境内的一侧登顶后,原路返回。这是一条最常规也

最受游客喜爱的登顶路线。

 

每天能住小棚屋,能买到矿泉水、苏打水、啤酒和巧克力,还可以和公园管理处无线通讯。最棒的是,每个驻扎营地还有绝佳的拍照景点。

 

当然,费用不菲,每人得花1960美元,小费另计。4人登山团配了向导、副向导、厨师各一名,以及12名背夫(每名背夫背的重量规定不超20公斤)。

 

“乞峰的登山管理服务体系很成熟,乞峰登山是坦桑尼亚重要的旅游产业,国家办有向导培训学校,当地青年只要交纳学费后就能入校就读。”林郁泉介绍,半年之内,这些青年要系统地学习高山向导、救援和热带草原动植物等知识,合格之后,才能毕业;即便毕业,也只能先从背夫做起。

 

坚持:三天穿越三个自然带

乞力马扎罗山,穿越多个自然带,一路都是风景。上山3天半,下山1天。头三天,基本徒步,每天七小时的行走。

 

最艰难的一段路,恰是登顶的最后一段路。陡峭的上坡,征服垂直1000余米的山峰。不少人,在这里放弃折返。而此时,需要的不是突破身体极限,而是心理极限。

 

1月28日,林郁泉一行四人在乞力马扎罗峰脚下的莫西镇出发。当时气温为30°C,穿着短袖。

 

第一天,穿越非洲热带雨林。对于这片广域茂密的森林,子怡特别着迷。红色土壤之上,盘绕着错节树根。树,高大的即便抬头都望不穿;天,被层叠相依的树叶遮蔽;阳光透过叶隙洒下来,斑驳了一地;蜿蜒而过的溪水,潺潺的声响沁人心脾。“行走在这样的林间小路,特别舒适。”子怡拿起镜头,拍个不停。

 

第二天,穿越低矮的灌木、成片的草原。天地豁然开朗,蓝天白云自在头顶。子怡看到了课本中的面包树、教材中没有的球状树。每次,她都会兴奋地挨上去合影。

 

第三天,走过野花绽放的草甸、黄土覆地的沙漠。可是,雪,一丁点都没有,除了近在眼前的山峰之上。

 

此时,她们已走到海拔4750米,漫步云端。傍晚6点,4人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头痛、恶心,不想吃东西。林郁泉的朋友及其儿子,放弃继续登顶。

 

冲刺:马年第一天成功登顶

当晚11点半,林郁泉和子怡再出发,冲刺登顶。为了在雪山之上,迎接新年第一缕阳光。

 

可通顶之路,陡峭异常,走在满是火山灰与火山岩碎石上,每一次抬脚都是一次挑战。

 

早上6点,赤道之上的太阳,从云海之中,喷涌而出。山峰,一切万物,被一点点地照亮。

 

这里,是海拔5686米的吉尔曼高地,是乞力马扎罗山的小高点。攀登至此,可拿到一本小登顶的证书。主峰乌呼鲁峰,遥遥在望。

 

可是,她们的高原反应更厉害了,脚根本不听使唤。向导见状,一再问她们要不要继续登顶。她们,也一度犹豫想放弃。

 

但想到是大年初一,想博个好兆头—步步高,再来一次不易,她们咬了咬牙,继续艰难冲顶。

 

马年初一9点,她们成功冲顶。“死火山,是这样的安静。火山口里,覆盖着冰川。可以想见蓬勃而出时的样子。”

 

梦想:征服七大洲最高峰

其实,2年前,子怡13岁那年,就已征服过生命中第一座雪山—海拔6178米的青海昆仑山玉珠峰。那年,她读初三。之后,她又登顶了海拔7500米的新疆慕士塔格峰。

 

子怡,是这两座雪山年龄最小的征服者。现在,她与妈妈林郁泉一样,已是国家健将级登山运动员。

 

与别人被禁锢在培训班不同,每年寒暑假,林郁泉都会带着子怡去看外面的世界。结果是,子怡的成绩,非常棒。高一上学期期末温州联考,她的成绩是全校第一,温州市第二。

 

登顶雪山,是件孤独的事,走在没有人烟的冰天雪地,体力与心力被一点点地消蚀。在骑虎难下之时,是向前还是折返?

 

但这些,都被韧性十足的子怡踩在脚下。雪山归来的她,不再浮躁、耐得住寂寞、沉得住气,即便在成绩下滑之时。“这就像爬雪山途中,会有放弃的念头。但我会对自己说,人生没有极限,一定可以走下去。”

 

“现在,我有一个梦想,希望女儿能实现‘7+2’。”林郁泉说。7,就是攀登七大洲最高峰;2,是徒步到达南北两极点的极限探险活动。这9个点,代表地球上各个坐标系的极点,是全部极限点的概念,也代表着极限探险的最高境界。

 

1

评论该资讯

登陆 后可以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