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鱼修炼记:自由潜水学习体验2013-12-24 07:28:08
来源:《ACROSS穿越》8月刊​

 

全世界去年因自由潜水死亡的人数达70人,比前年的50人要多,这是基于North Carolina-based Divers Alert Network提供的数据。尽管如此,自由潜水还是越来越流行。很多人担心憋气问题,其实通过练习,完全可以解除这些担忧。

 

自由潜,不带任何气源,一口气潜入水下再返回,这是比水肺潜水更自由却也更困难的极限运动。我希望,经过训练,我能成为一条优雅游动的“美人鱼”,与海豚一同嬉戏。

 

自由潜(Free Diving)最好的宣传大概是吕克·贝松的电影《碧海蓝天》,男主角杰克的一句台词被众多潜水员传诵不已:“水下比上面好多了,我需要找一个浮上去的理由。”他在大海里逃避生活中种种痛苦,与海豚成为亲密朋友,并最终选择在水下昏迷,长眠深海。

 

那部电影很美,然而我对它的感情,如同隔着一层毛玻璃的爱恋。直至去年,机缘巧合参加了两晚的泳池自由潜初级课程,我便彻底迷上了那种自由和自我的感觉。等待一年之后,我终于带着号称全世界最低容积的Cressi Minima面镜,从法国定制的还未曾下过水的Breier单蹼,飞往普吉追随口碑甚佳的米盖尔教练学习。

 

Adam Lewis.jpg

 图:Adam Lewis

Jacques de Vos.jpg

图:Jacques de Vos 

 

“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

自由潜水到底是什么?简单地说,就是不带任何气源,凭一口气潜入水下再返回水面。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对吗?可是竞技自由潜却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选手受伤死亡的事件常有发生。倘若无人看护或缺乏相应的训练,就连简单的日常训练也会变得十分危险——前世界冠军Patrick Musimu便是在自家后院的泳池里独自练习时去世的。

 

自由潜最大的危险来自于水下昏迷。它本身并不致命,只要有经过训练的同伴看护,及时将昏迷者安全带上水面,他们通常都能自行醒来,没有不良后遗症。可怕的是,自由潜的水下昏迷通常没有任何前兆,人们通常是在醒来后才知道自己曾经昏迷过。前加拿大女子自由潜国家队员Jade Leutenegger说,她在昏迷醒来后就像做了一场梦、只不过有时是好梦,有时是噩梦而已。

 

好在对于休闲潜水员来讲,循序渐进地学习和训练,尊重自己的身体,避免挑战极限,可以免遭昏迷之苦。米盖尔说,他教授自由潜的十年中只遇见过一起昏迷事件,而当事人是个热衷于军事化训练的狂人。

 

米盖尔是比利时人,本来在瑞士工作,两年前搬到普吉皇帝岛,全职开班授课。我问他为什么来这里,他笑眯眯地说:“以前我每到周末就去自由潜,我太太受不了啦,让我在潜水和她之间选一个。”我环顾了一下他的潜店,惊愕地问:“难道……你选了潜水?”他摇摇头:“我辞掉了工作,保住了潜水和老婆!”

 

大笑之后,米盖尔反过来问我:“你为什么想学自由潜?”

 

“因为我想要一种内在的体验。我想要在大海里,和自己在一起。”我答道。

 

Andrey Narchuk.jpg

图: Andrey Narchuk

Jacques de Vos (2).jpg

 图:Jacques de Vos 

Pieter de Boer.jpg

 图:Pieter de Boer

Николай Ткаченко.jpg

图:Николай Ткаченко 

 

从呼吸开始练习 

这种“内在的体验”不借助外界力量,反倒是一个不断了解自己、发现自己的过程。如果不学习自由潜,或许我永远不会如此关注自己的呼吸:它究竟是怎样一个过程,由哪些部位来控制,又可以用什么样的技巧来改变?长时间屏住呼吸会有哪些危险,又该怎样去避免?

 

这些问题都包括在自由潜的理论课里,也会通过陆地上的呼吸练习和静态、动态闭气练习来实践。

 

呼吸练习本该清晨即起,但我们为了保存体力完成当天的全部训练,还是睡到艳阳高照才起床,还好教练在度假村面海的悬崖上找到了一片树荫。米盖尔教授的8组动作里有源自瑜伽的“三角式呼吸”(缓缓呼吸,但呼气时间是吸气时间的两倍)和“四角式呼吸”(在三角式的呼吸之间加上吸气时间相同的屏息时间),尽量放松身体,降低代谢率,从而减少身体的单位时间耗氧量,增加在水下屏息的时间。

 

除了减少氧气消耗,我们还可以提高氧气储存量。为了锻炼控制呼吸的横隔肌力量,提高横隔肌和肋间肌肉的韧性,米盖尔训练我们做一些平时断不会做的奇怪姿势,在外人看来有点像瑜伽。例如一个胸腔拉伸的动作,自然站立并放松身体,双脚与双肩齐宽,双手在背后交叉,开始吸气时向后拉动双臂,同时将拇指朝下转动,直到拇指指向后方,掌心朝下。这些动作可以扩大胸腔的容纳能力,减少呼气后胸腔内的余气量,从而最大程度增加吸入的新鲜空气,供给身体最多的氧气。

 

Lachlan Dunwoodie.jpg

 图:Lachlan Dunwoodie

 

Mert Gokalp.jpg

 图:Mert Gokalp

Jacques de Vos (3).jpg

图:Jacques de Vos  

 

放空大脑,倾听心跳

检验练习成果的方法很简单:静态闭气。在平静的泳池里,先用一分钟进行三角式呼吸,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平静下来,心跳变慢;然后尽力吐出身体里所有的余气,再深吸一口气,随后将脸浸入水中,放松身体和四肢,看看自己能屏息多长时间。

 

从一开始数着时间过去,到后来静看池底光影变幻和任由脑海里思绪流过,再后来彻底放空大脑,倾听自己心跳的声音,甚至能感觉到哺乳动物潜水反射造成的肢端血液回流,小指麻痹……海豚等水生哺乳动物面部入水不能呼吸时,会触发一系列的反射来尽量减少氧气需求并保证内脏与大脑的功能不受影响,包括心率减慢、周边血管收缩等。当我的身体出现潜水反射时,我心底涌起一阵欢喜,仿佛自己跟海豚又接近了一点。

 

我慢慢发现,原来“放松”也有那么多层次,一块你以为已经放松了的肌肉,其实还可以更加放松。惟一的例外是横隔肌。这块受脑干控制的主要呼吸肌不但日复一日兢兢业业地工作,而且无法忍受自己的不作为。屏息到一定时候,横隔肌就会开始抽动,试图进行呼吸。这个现象被称为contraction(收缩),为初学者带来不适,但习惯后就能忍受一段时间,从而延长闭气时间。

 

我的静态闭气纪录是区区3分钟。这仅仅是个开始,我还需要学习动态闭气,也就是屏气在水平或垂直方向最大效率地游动。为此我需要一双好的脚蹼。与水肺潜水相比,自由潜脚蹼精于推动力,不计较操控性,常用的有两种:长脚蹼(long fin)和单蹼(monofin)。

 

长脚蹼仍然是双脚各自穿戴,比普通脚蹼长和软,可以采用普通的自由式踢法(flutter kick)。而单蹼则完全不同,穿上它如同将双腿绑在一起,换上一条美人鱼的尾巴。因为双脚都被固定在蹼的底端,无法分开踢水,所以必须学会使用肩和胸的力量,通过摆动整个下半身来前行,人称海豚踢(dolphin kick)。海豚踢正是我迷恋自由潜的原因之一。虽然小脑不发达的我学起来有些困难,但掌握了应有的技巧后,摆动身体便能轻松自如地游动,仿佛真的变成了一条美人鱼。若是使用足够重足够稳定的竞技单蹼,就能提供极大的推动力,游动时感觉水如同风一般从耳旁掠过,更有一种速度的快感。

 

不过,这些我在泳池的初级课都已体验过了。让我望眼欲穿的是:出海。我想知道,真正闭气潜入大海是什么样的感觉。

 

Jacques de Vos (5).jpg

图: Jacques de Vos 

 

Jacques de Vos (4).jpg

图:Jacques de Vos  

 

去到我能去的地方,再返回大海给我的第一个答案,是困难的感觉。

 

跟水肺潜水一样,自由潜也需要做耳压平衡。人下潜时,耳膜外压力随水深变大,需要通过吞咽或捏鼻子、擤鼻涕等动作使更多气体通过耳咽管进入耳膜,以平衡耳膜内外压力差,避免耳膜受伤。我的耳膜比常人敏感,通常每半米到一米就需要做一次耳压平衡。在进行气源充足的水肺潜水时,这不是个问题。可现在,我的身体里只有下潜前吸入的那一口气。更何况,在水里潜得越深,外界压力越大,这一口气的体积便会变得越小。起初我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一头扎进水中,每半米捏一次鼻子。在6米深度,无论我如何用力,也没有气可以鼓进耳咽管里——我的耳压无法和外界水压平衡了。

 

无论是水肺还是自由潜水,我们都知道这条守则:耳朵疼的时候绝不能继续下潜。所以,我的自由潜深度训练在6米深处戛然而止。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必须学会一种新的耳压平衡方法:法兰兹(Frenzel)。我习惯采用的方法被称为阀式(Valsalva),使用胸腔内的空气来平衡耳压。下潜后体内空气体积缩小,在头下脚上的姿势中,空气都聚集于胸腔内,很难迫使它向下运动到耳咽管部位。而法兰兹采用口腔里的气体来平衡耳压,无需调动胸腔空气,据说采用此方法到达三、四十米深度绝无问题。

 

然而法兰兹是需要练习的,我不指望能在短短3天课程中冲破这个关口。面对沮丧的我,米盖尔温和地说:“其实,自由潜最重要的并不是超越自我,而是享受在水中的感觉。这次做不好平衡没关系,你可以脚朝下拉着绳子下去,这样即使采用阀式平衡,空气也比较容易进入耳咽管。在你能够到达的最大深度,试试延长在水里的时间。”

 

头上脚下时做耳压平衡果然容易许多,我拉着绳子不断地下潜。抬头看看水面,浮标和同伴们都变得很小,雨滴在水面上的涟漪却还看得清。环顾左右是茫茫的大海,没有声音,没有礁石,没有珊瑚,没有鱼群,也没有人,只有我自己。我静静地浮在那里,什么都不想,直到一股呼吸的欲望从我的身体涌出。

 

米盖尔陪我一起游上水面,我告诉他潜水电脑表的读数:最大深度12米。米盖尔微笑着问我:“重要的是,你喜欢这种感觉吗?”

 

是的,我喜欢这种感觉。我不需要水肺潜水那么多那么繁复的装备,只要一副面镜一只脚蹼,就可以潜入水下,感受温暖海水的包容。没有纷纷扬扬的气泡,没有沉重的呼吸声,只有真正的宁静与自由。我不需要关注气压表和深度计,甚至不需要看时间,只需要诚实和自己的身体对话,去到我能去的地方再返回。也因为没有气泡,海里的生物不会将我视为异类,不会惊恐逃避,我可以悠悠地从鱼群中穿过,如同它们中的一员。

 

当然,这也意味着自由潜比水肺潜水更加艰难,因为没有任何外界器械可以依赖,只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的身体。可是坚持下去,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也是这么奇妙的一个东西,如果不是自由潜,或许终我一生,也不会对自己有如此切实而深入的了解。

 

0

评论该资讯

登陆 后可以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