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围观中死去的萤火虫2013-07-26 16:07:06
来源:at yoka

 

        最近,全国各地都刮起了萤火虫热。青岛、长沙等城市都在热切的引入外省的萤火虫,想搭起一场漂亮的荧光盛会。也许是因为从未见过活着的萤火虫,听闻消息之后,人们都闪现出了火一样的热情。这把火可比萤火虫发出的光要亮多了。



         然而,放飞萤火虫并不是一个科学、合理的展示方式。带着诸多问题,我们采访了研究萤火虫的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技学院副教授及萤火虫自然保护研究中心负责人付新华老师,同他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图1.jpg



一大群萤火虫的非正常迁徙
         出于好奇,我拜托了好几位身在青岛的果壳网友去放飞萤火虫的中山公园转转,想请他们为我拍上几幅清晰的萤火虫照片,可惜未能如愿。一个朋友描述说:只要有一星半点的荧光闪起,各种长枪短炮小手机马上就围了过去,人可比萤火虫多多了。



         后来有报道说,青岛、长沙的萤火虫活动开展得都不咋地。不是虫虫们集体“关上”了灯,就是成批成批的死亡。有媒体说,这可能和游客的闪光灯有关。其实,闪光灯绝对不是萤火虫死亡的首要因素。想想看,一大群人围着一小群蟑螂看,蟑螂都会觉得不自在。

 

图2.jpg



那么,这些萤火虫为啥如此“娇嫩”?
         付老师表示,萤火虫本身就是一种娇气的动物。它们成虫的唯一使命就是繁殖,寿命很短,长的也就十多天。如果在运输途中耽搁的时间太久,运输条件又不够好,目的地环境又不太合适,就别指望萤火虫能活多少天了。

 

        青岛的情况可能就是这个样子。据报道,中山公园的这批一万只萤火虫来自广西。广西、山东两省生物组成差异较大,气候也不太一样。想让广西的萤火虫在山东活得好无异于痴人说梦。

 

        另外,付老师对这批萤火虫的来源很是怀疑。他认为人工饲养的成本非常高,尤其是时间成本非常高。一年一代的发生特性使得萤火虫不适合作为商品出售。它们真是养殖的吗?如果不是,从野外捕捉一万只萤火虫,那可真是场浩劫。

 

        如果这些萤火虫来自人工环境,那么拿它们来开一座类似于国外蝴蝶农场一样的萤火虫农场,在可控的环境下展示萤火虫的整个生活史,将具有更好的展示效果与教育 意义。而像青岛中山公园这样粗放式的放飞萤火虫,展示出来的效果实在是很抱歉。萤火虫并不是一种保护动物,若是私人买来养殖的萤火虫使用,倒还无可厚非。 但这样基本上限于满足公众猎奇心理的放飞,真让人为那些萤火虫不值(中山公园曾为萤火虫设立了科普区,但后来因人多取消了)。

 

        其实,想看萤火虫,青岛的崂山上就有。但要想看到萤火虫漫天飞舞的景象,中国哪个城市都不太容易。



萤火虫如何才能重返城市?
         想要萤火虫回到城市,很难。适合它们生活的环境中需要有山有水,并且区域面积不能小。萤火虫的幼虫是肉食动物,它们以各种蜗牛、螺类、马陆等无脊椎动物为食,并且对环境的要求很高,脏一点的地方甭想看到。另外,这种动物会用光信号传递信息,城市里的灯光是它们的“天敌”,会极大的干扰它们的正常生活。

 

图4.jpg

 

        在异地建立萤火虫种群也非常之难。就像前面所说的,从炎热的广西将萤火虫带到寒冷的北方,萤火虫无法在寒冷的冬天越冬,指望它们一代一代的繁衍下去,基本是在痴人说梦。



         就算是能够定殖下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广西的萤火虫去了青岛活不了,但在同样放生过萤火虫的东莞很可能能够留下种群。这两地的本土萤火虫种类很可能不一样, 但萤火虫占据的生态位可能比较类似,外来萤火虫很可能对本土萤火虫产生排挤。反而会影响当地生态。

 

这么说来,城市里就不可能再见到萤火虫了?
         也不一定。南京的紫金山就是个很好的范本。付新华老师曾对紫金山上的萤火虫进行过考察。紫金山上有端黑萤、窗萤、黄脉翅萤等种类。今年夏天,大批萤火虫出现在紫金山上没有路灯、植被良好、水质清澈的地区,惊艳了整个南京。

 

        不过,因为种种因素,背靠中山陵的紫金山在中国很难复制。至少,在大城市中就此一例。

 

图166英子.jpg

 

国外是如何保护、利用萤火虫的?
         东南亚的红树林中,也生活着萤火虫。如果你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旅游,可以去找找红树林间的生态旅游。划着船,靠近树,坏坏的发出一点噪音,一树的萤火虫会飞上天空,这样的情景自然是非常梦幻。

        但这样的模式,对于中国来说可能没什么参考价值。离我们的更近的日本、韩国还有台湾省,可能更值得我们学习。

 

        这三地都在开发围绕着萤火虫的生态旅游,其中又要以日本的最为发达。据付老师介绍,日本各地分布上千个大大小小的萤火虫自然景观,生长地受到政府保护,每 年的5月至8月,大批的民众纷纷前往赏萤。景区内还附带出售众多与萤火虫相关的纪念品和玩具。整个产业,年产值达到10亿日元左右。因萤火虫对环境的要求 很高,它们的存在是当地农业的活广告,农民们可以大打绿色牌,让自己的农产品更好卖。 

 

        日本共有3种水栖萤火虫,其中一种被日本政府立法保护,其他两种则是萤火虫产业化的主打品种。这两种水栖萤火虫的幼虫被饲养者公开销售,人们可以像喂养观 赏鱼一样在家庭中欣赏幼虫发出的迷人光芒(萤火虫的生活史请参考这篇文章)。一些温泉、饭店及旅馆也购买大批的水栖萤火虫用以吸引顾客。一只水栖萤火虫价 格为400日元,折合人民币28元;一只成虫为1000日元,折合人民币70元。此部分年销售产值又可达到5亿日元。但日本过度商业化的模式也造成了生态 污染和入侵等问题。

 

        显然,想要利用萤火虫,首先得有萤火虫。想要留下萤火虫,直接往林子里面放飞是白干。所谓有凤来仪,非梧不栖。对于萤火虫这样爱干净的动物来说,必须要有 一片合适的栖息地,它们才会留下来。这么些年以来,中国欠了很多环境账。想要在城市里重建一片自然的环境并不容易。但如果做到了,来的肯定不只有萤火虫。而这,就是更大的话题了。

 

        应当一直在倡导,保护动植物不能光着眼于一个物种,而是要通过保护一个物种,来保护整片栖息地,来保护许多物种。熊猫如是,白鹳如是,萤火虫也应如是。这次萤火虫放飞事件,我们请求公众与媒体不要只把眼光放在萤火虫身上,应该多想想如何做才能让本地的萤火虫回到城市,如何让城市对自然更友好。

 

1

评论该资讯

登陆 后可以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