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绍兴2013-07-17 16:10:51
图:悦香阁 | 文:悠悠海水梦 | 网编:Jessica

 

        有人文学家如此界定文化与文明的区别,说“文化是活着的文明,文明是死了的文化。”但在千年古镇绍兴,我想此话就未必适用了。不管你脚踩在这里的哪一座小石桥上,手抚在哪一块破壁的城墙上,哪怕是随便走入一条小巷,你都能感受到一种浓浓的夹杂着历史与文化的气息,不用刻意,不用费力。那厚重的历史的篇章似乎向你缓缓展开,那深入灵魂的历史人物似乎如此鲜活地站在你的面前…

 

        那斑驳的城墙、那长满青苔的石阶、那经受了千年风尘洗礼的古老建筑、那破壁裂口处饱含烟雨的枯藤、那沿河敞开着的小轩窗、那遥望天际的翘脚屋檐、那充满王者霸气的越王宫殿、以及那小桥下偶尔驶过的乌篷船及那乌篷船上的依依呀呀,即便是那从窄窄小巷迎面走来的居民口中随口哼出的纯正的绍兴莲花落调…都无不在诉说着这座千年古城的千年文化与文明。在这里,文化是活着的文明,文明也是活着的文化!

 

图1.jpg

 

图2.jpg

 

图4.jpg

 

图5.jpg

 

 

图6.jpg

 

图7.jpg

 

图8.jpg

 

图9.jpg

 

图10.jpg

 

图11.jpg

 

图12.jpg

 

图13.jpg

 

图14.jpg

 

图15.jpg

 

图16.jpg

 

图17.jpg

 

图18.jpg

 

图19.jpg

 

        微倚斜栏,闭上双眼,一个个历史人物从历史的烟尘中缓缓走来——痴情的陆游独自徘徊在沈园,难抑多年的心头之痛,写下了”错,错,错!莫,莫,莫!“ 同样深情的唐婉续下悲歌一曲”难,难,难! 瞒,瞒,瞒! “一段悲情的爱恋由历史来祭奠。自嘲”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的奇才徐文长,极尽了人间之才气,却又饱受了世间之心酸。 为人旷达不羁,自号”四明狂客“的贺知章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回乡偶书》与《咏柳》。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磨一剑,最终成就了春秋霸业。还有鲁迅先生笔下的人物阿Q,祥林嫂,孔乙己,闰土,长妈妈,狂人…太多,太多,他们似乎都在时光的轮回中复活了。他们,构成了绍兴的历史,而绍兴的历史,又成全了他们的永恒。

 

        不管你置身于绍兴的那个角落,哪怕是人工修建的公园,也能深嗅那历史与人文的气息。看似凌乱的杂草,参差的草木,看似未被雕琢的栏杆,都蕴含着设计者的匠 心所在。只有一个了解了这个城市历史文化的人,热爱这片土地的人,才能有如此看似随意却无不精心的作品供人观瞻回味。绍兴,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历史的原貌。 这里的哪怕是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腔一调,都无不蕴含了历史的气息。即便是走入那幽深的窄窄的小巷,也会禁不住地想:在某个微雨的早上,能否遇上,撑着 油纸伞,踏着细碎的步伐,从廊檐尽头走来的那个丁香一样结满幽怨的姑娘…

 

小编语:“置身于绍兴古镇,会迷失,不,是融化——融化作那千年古韵中飘飞着的魂!”

 

0

评论该资讯

登陆 后可以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