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从智利到秘鲁-阴差阳错发现“蛮荒”2013-06-14 14:50:42
文:艾玛刘 | 网编:Jessica

 

        旅行是非常考验两个人在一起的和谐度的,尤其是长时间的旅行,几乎每天都有争执,也很正常,因为有太多太多需要两个人共同决定的事情,比如去哪里怎 么去待多久做些什么等等等等,也见多了其他情侣如我们一样因为一个决定展开辩论的.好消息是,经过几次铁定的事实证明松竹先生的“不走寻常路”策论不成功 之后,这个倔强无比的人终于答应以后所有的决定我来做! 

 

图13.jpg

智利Torres del Paine 国家公园

图11.jpg

 

图12.jpg

 

不走寻常路之一:

        “青鸟不到的地方,人们从没听说过它的名字,也便没有梦了。” 这句话出自三毛的万水千山走 遍,用来形容这个神秘之谷再合适不过了。这是松竹先生一定要去的地方,来之前我强烈反对,经历过连续的旅途从热带雨林到碧蓝海岛到飞泻直下的瀑布到远古冰 川到白雪覆盖的活火山到大陆尽头,有妖娆无比写不尽历史故事的国际大都市也有无人一望无际的Patagonia世界尽头,让我对景观非常挑剔,一般的 beautiful place往往看到之后让人失望因为期望值被宠得很高。所以,我只想看非常特别的地方,我对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谷小村毫无兴趣,而且到达和出来都是极 需要时间的,没有像样的路进去,一周才3辆大巴进村,没有热水没有网络没有信号!松竹先生强调了这个地方的独特性,这是一个神秘之谷,曾有印度人来这个山谷考察,说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有跟喜马拉雅一样的能量,所以这里的村人也练习瑜伽冥想,过着跟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生活。我很是惊讶于他在智利的土地上也能找到如此一地。

 

图15.jpg

 

图9.jpeg

 

图10.jpeg

 

        几天进村的路上,我一脸的不满。转了3个地方的车,用了2天的时间,最后还要等一周才3辆的公车进村,背着几个月的行李这样折腾,是异常考验体力的。我 说,那个山谷一定要是非常非常的独特,才对得起我们如此辛苦得进村!松竹先生倒是一路非常振奋,幻想着可以遇到很多冥想同辈也许还有机会看到落在山谷间的 UFO

 

        终于到达,荒芜得什么都没有。只有无数当地人种植的葡萄,在这个峡谷长得无比茂盛从分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和地下矿水。住在一户当地人家,母亲和女儿练习一种 瑜伽,每天日出和日落时需要敬拜宇宙自然的仪式,我们也被邀请参加了。主人非常好,照顾着我们的每一餐和衣食住行,只是住所的条件非常之简陋。晚上8点左 右天开始全黑,伸手不见五指,只听到主人家的牧羊犬在狂叫。松竹先生非常兴奋得以为是UFO要降临了,像个小孩子一样激动无比。。。我虽然承认跟某些跟宇 宙天地沟通的灵性仪式的重要性,也认可现代社会我们都需要少一些物质追求多聆听内心的灵性和跟周围大自然的融合,人类最终都殊途同归返璞归真,be spiritual是很自我认知很重要的一步,但是!待在这样一个地方真的很无聊吖,no signal no internet no hotwater no FUN!我想不通为什么有那么多神奇的地方我们还没去,却要耗时间在这个所谓的神奇之谷。

 

图2.jpeg

 

图1.jpeg

 

图3.jpeg

 

图4.jpeg

 

图5.jpeg

 

        出村时我像一只出笼的小鸟,再贵我也坚持要叫taxi进村来接我们,再也等不了第二天早上的那个一周三趟的大巴了!结果,taxi先生不知何故违约 了,说下午1点到达接我们的,等到3点还没出现。我坚决无比得要离开这个地方,就是走路我也要今天走出去!松竹先生无奈,20多公里的山路,坑坑洼洼,他 背着我们俩几个月的行李,我跟在后面,心情瞬间无比宽敞,终于离开这个地方了!走了差不多7公里,我们都在毒辣的太阳下招架不住了,一屁股坐下来在路边等 搭车。这个不毛之地,等了半小时只经过一辆车还拒载我们。这剩下的10多公里路,我们看样子是无法走出去了,就在我们快要放弃时,来了一辆吉普,主人笑笑 着一挥手,上车吧!瞬间我觉得她像个天使救星!

 

不走寻常路之二:

        那是万圣节,我们一致决定去沙漠中被遗弃的100多年前的小 镇,如今就像一个鬼城,空无一人只有当年这个镇上的所有建筑还保留着,有教堂有公园有商店有学校甚至连歌剧院里的座位都还在,可以想象100多年前这里的 生活。从鬼城出来差不多中午的时间,太阳正大。沙漠的日均差大得要命,日间可以把人烤焦了,夜间可以把人冻死去。反正有车,松竹先生建议去看一下60多公 里以外的一处世界之谜,那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山顶神像,那是谁刻上去的?神像是谁?要表达什么?都是至今的未解之谜,如同秘鲁的nazca线型图像。这个未解之谜的神像坐落在大漠中间的一座沙丘上,于是我们辛苦万分得比着地图在沙漠中寻找如此一个谜。

 

        终于到达,周围荒芜一人,一个简单的牌子介绍着这个神像,当然都是科学家的猜测而已,真正的真相谁都不知道。这是我很喜欢智利的一个地方,如果这座神像坐落在阿根廷境 内,政府一定会动用资金和人力建造一个巨大无比的国家公园,然后收外国游客比阿根廷人多好几倍的门票。但是在智利,我们到过很多奇观之处,都是简简单单一 个牌子,连门都没有,原始得让人震撼。我们艰难得在大太阳下爬沙丘,去近距离观看这座神秘的神像。我不知道是谁到了这里,大漠的中间,在这座沙丘上留下如 此巨作,又是为了什么原因?因为这样的巨作,其实走近了之后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在远方观看。我们走了差不多1小时,受不了毒辣的太阳的炙烤,打算驾车离 开。松竹先生开车,我在低头看手机,然后在我抬头时,发现他已然开了另外一条不同于来的路。在沙漠中路时很难能可贵的,尤其是车子可走的路。当然,我无需 质问他为什么不走来的路,他肯定会回答为什么不看看是不是有不一样的风景,喜欢探索的人有着如同小孩子般的纯真,我挡不住。好吧,那算了,等到发生什么事 时我再开口不迟。

 

图6.jpeg

 

图7.jpeg

 

图8.jpeg

 

        果然,没开个5分钟,前面的路开始变得不清楚,周围漫天纷飞的沙子,到处乱串,沙尘结合成山丘从一处移动到另外一处,我算 是眼见了沙尘暴的过程了。我正沉思于这纷飞移动的沙尘时,我们的车子冲上了一处不算高的沙尘,也或许是一座小沙丘瞬间飞移到了我们的车子前胎处。就在那 时,车子停止了,完全的寂静。我看了一眼松竹先生,然后第一个反应是看手机的信号,完全没有任何信号,我们就这样停在了大漠中间!

 

        松竹先生 的第一反应是去推车子,试图让车子从沙子中间出来。但是,车子完全丝毫不动,沙子满满得进了底盘。我们看了彼此一眼,唯一的希望便是,把所有的沙子从底盘 处挖出来。但是,这是巨大的工程,而且在挖的过程中,得非常迅速否则旁边的沙子马上就滑进去了,还得找一些石子填上挖出沙子的空隙否则车子会往下沉压住 手。金色的沙子被太阳晒得火辣辣,我们就这样趴在地上车子的两边,拼命得用力挖沙子扔到远处再迅速用石子填满空隙,然后重复再重复。每过5分钟,我需要进 车子休息补水,否则人就快蒸发掉了。松竹先生超级有毅力,也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我们带的食物和水是撑不了在这里耗很久的。他不断拼命得挖沙子,风沙漫 天飞,我们全身都是沙,成了活生生的沙人。

 

        故事的结局当然是,我们都活着出来了。人说旅行是让生活暂时脱离常态的一场华丽冒险。这句话真真是应对了我们这几天的冒险旅程。虽然长时间的旅行让我们在心理和生理上都略显疲惫,但是和这一路的惊险历程相比,一点点疲惫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旅途中的两人的相互照顾是温暖的,彼此也能带来无穷的快乐。不过以后还是由我来做决定吧。

 

0

评论该资讯

登陆 后可以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