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安第斯山的田园牧歌2013-06-06 14:44:19
网编:Jessica

 

      厄瓜多尔--离太阳最近的城市,赤道穿过基多,能感觉到阳光照耀在皮肤上的灼热,却又有高原的凉爽,一座节奏缓慢,没有四季的城市。高原的天总是很蓝,蓝的耀眼,高原的色彩总是那么艳丽,艳丽得炫目。

 

火山威逼下的基多

      由哥伦比亚陆路进入厄瓜多尔,是顺理成章的走法,边界是一条山溪,泛美公路跨溪而过。从印加帝国时期,到殖民统治时期,再到今日,这都是安第斯山上的南北 要途,说是天路亦不夸张,海拔都在两千几百米以上,而路边山峰超过四五千米的比比皆是。“火山大道”名称因此而来,那些奇耸的完美锥峰,一概都是火山。

      开往基多的巴士驶过深绿色的山,驶过边缘不清的云块,这看着未免有蛮荒之嫌的地区主要出产畜产品和南美牛仔文化。美洲的畜牧业自打被西班牙人带来,影响堪称 隆重深远,南到阿根廷的潘帕斯草原,北到得克萨斯,各国牛仔们都可以说是卡斯蒂利亚人的徒弟。本来美洲没有牛这东西,哥伦布第二次美洲之航,就跟诺亚方舟 似的,载来了好些牲口夫妻,猪马牛羊鸡狗,一半中国人的生肖都在船上。其结果是,当今的安第斯山里但凡海拔高点的,处处可见牧场,一眼望去淡烟疏雨,何其 广阔。这里的牛仔跟美国得州白人牛仔大有不同,他们低调、土气、沉默,衣装没那么华丽,但绝不等于不凶猛不浪漫。在这种远离政治中心、利益中心、表演中心 的地方,他们展露的是生活的本貌和朴素追求。路边民房的墙壁上画着切·格瓦拉那张著名的贝雷帽肖像,路口立着我看不懂的成组大型雕塑,村子上空悬着简陋的 钟楼。接着,一座庞大火山锥横空出世,公路崇拜地绕它转了半圈。那是卡扬贝火山,赤道正好从山体上通过。我来到了南半球的基多,厄瓜多尔的首都。

 

图17.jpeg

 

图18.jpeg

 

 

图11.jpeg

 

图12.jpeg

 

图13.jpeg

 

图10.jpeg

 

图28 天马行空看世界.jpeg

图:天马行空看世界

图27 天马行空看世界.jpeg

图:天马行空看世界

 

      对基多的期待,开始于2007年读加西拉索·德拉维加的《印卡王室述评》,得知基多是印加帝国后期的北方首邑。印加王征服了基多王国,娶了国王的长女为妾, 并让庶出之子继承了基多王位。这个出格举动是够出格的,直接导致了印加帝国内战,不久灭亡于西班牙人之手。我行行复行行前往基多的征途上,脑子里总有一幅 石块垒成的古城的图画。其实古城基多在西班牙人发动攻击时已被印加守将主动摧毁了,后来的基多完全是不折不扣的殖民城市,有一个中心老城区,里面有山一般 隆起的大教堂,街道如棋盘横平竖直,排着一个个四合院府邸。现在的基多早就溢出了老城范围。有一张很美的照片,是几个人坐卧在山上的茵茵草地,俯临基多 城。这种观景点在基多有很多处。这个山城海拔2800米,位于皮钦查火山下的山谷里,谷中丘陵起伏,通道时宽时窄。溢出老城的那部分基多,越往远处越不顾 城市规划师的悲愤,站在高处一看,建筑物翻滚蔓延,像打翻的一大锅杂拌粥,淹没掉一座丘陵又一座丘陵,扑向迷蒙的远方。若赶上个阴云密布的天气,俯看这景象真没多少诗意画情,反而勾起关于人类稠密聚居地的所有不良联想。

      上午10点,我从旅馆往坡上走了两个街区,恰遇总统府前的广场正举行一个仪式,两队士 兵手持长矛,没错,就是原住民的那种光溜溜的不带任何装饰物的削尖的长棍子,踏着鼓声,庄严地分列行进。关于这个仪式,我没看见任何资料里有介绍,它让我 分明感觉到,这是一个珍视和强调美洲自身传统的政府。没错,现任总统科雷亚正是南美排名靠前的左翼斗士之一。

 

图1 冰伽.jpg

图:冰伽

 

      赤道碑是一个不得不提的目的地。虽然赤道穿过世界上十多个国家,但是用“赤道”作为国名的,只有厄瓜多尔一个。其实零纬度并不是一条刀劈斧砍那么精确的线, 它是环绕地球腰部的一条带子,在周长4万公里,并非绝对圆形的地球上,把赤道用油漆画成一条可以两腿分跨其上的细线,在旅游业是不得已而为之,在科学上却 只能算是骗局。我做了功课,知道除了基多城北的“世界中线之城”这个景点,基多附近至少还有另外的两个赤道碑,我在Google Earth上找到了它们,发现它们各有各的纬度,有的位于Google Earth指示的零纬度之南,有的之北,差的不多,顶多也就百八十米,但相对关系披露了它们几位不在一条直线上,就算Google Earth有误差也抹煞不掉这个简单事实。做了功课再去看赤道碑前进行的那个水盆漩涡的表演,发现自己真是多事。这个表演早已寰宇闻名,是世上最给人快乐 的把戏。

      那天我在“世界中线之城”,赶上一个名流汇聚、美人云集的公益活动,台上有唱有跳,台下一大帮中学女生对着偶像尖叫不止。猎猎劲风里,盛装的舞蹈演员身上飘带飞扬,凝重地走过我仰视的镜头。这时候,谁还在乎赤道那玩意儿究竟在这一块或者那一块水泥板下?

      “世界中线之城”的附近就有好几座火山。当一个人深知自己生活的空间完全是火山活动造就的,并且这种活动还日日夜夜发生在身边可感知的近距离内,那些喷烟吐火 的现象就是脚下土地的成因,我不知道本地人会不会因此有一种我们触摸不到的对世界的理解。毕竟我们没每天看着河流在海上淤积出陆地,但安第斯山的人民呢, 每天都在看火山颤抖、冒烟、咳嗽,有人仓皇而逃,转眼又回到家里安然坐下,而火山正在酝酿着下一轮咳嗽,其间是个怎样的对生命思考的逻辑?这些大地深处探 出来的烟筒,高耸在高原之上,又像一群坐在长空下的巨人,遥相闻望,高谈阔论。基多南北大约250公里的区段上,几十座火山构筑了一条走廊,听起来就是旷世奇观。

 

图3 冰伽.jpg

图:冰伽

图2 冰伽.jpg

图:冰伽

图4 冰伽.jpg

图:冰伽

图25 北京妞儿.jpeg

图:北京妞儿

 

      其实对于一般的行路者,能直击的壮丽奇观有限。从基多的长途车站出发,火山锥一个个出 现在路边的民房后,随着汽车行驶,这个退去,另一个到来。外形挺拔的是年轻火山,完美锥形是它们的青春标志;圆滑低伏的是老火山,已被岁月侵蚀的脾气融 通。可那几个最高耸、最有表演欲的火山,未必站在公路边,即便视距可达,它们又常常被云雾笼罩着。值得欣赏的不仅是火山外形,还有因它们而形成的湖泊、河 流、肥沃原野和丰富的生物资源,那都需要强大的野外能力,如徒步、登山、野营,以及时间、设备、训练和结队。火山大道至少有十座火山具有优异的观赏性,厄瓜多尔真是何其幸运!

 

0

评论该资讯

登陆 后可以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