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孙河拥抱粉色河豚——镜头见证巫师的传说2013-06-05 14:54:11
来源:摄影旅游 | 网编:Jessica

 

      在亚马孙河水域中,除了有寄生虫、食人鱼及鳄鱼等让人惧怕的生物,还生活着罕见的粉色河豚,它们听从小男孩SALDOSE的指令随时在河面上出现,这样的事情会是真的吗?林少雯为此潜入亚马孙河流域,用镜头见证这一巫师才会相信的传说。

 

图1 在水下起舞的粉红海豚.jpg

在水下起舞的粉红海豚

图2 粉海豚皮肤的颜色会随着年龄加深.jpg

粉海豚皮肤的颜色会随着年龄加深

图3 亚马逊河流域流传着这样的传说:粉海豚会在夜里变成英俊的男子诱惑岸上的女孩.jpg

亚马逊河流域流传着这样的传说:粉海豚会在夜里变成英俊的男子诱惑岸上的女孩

图4 粉海豚通常在河底捕食虾、蟹、小鱼,偶尔也能捕捉到体形较小的龟.jpg

粉海豚通常在河底捕食虾、蟹、小鱼,偶尔也能捕捉到体形较小的龟

 

特邀摄影师 林少雯

     博士,早年留学欧美,旅游是他最大的爱好。三年前“染指”潜水,随即沉湎于“蓝色鸦片”中不能自拔。一个潜水“菜鸟”居然在三年时间内,潜遍了包括南极、北极的七大洲。

图6.jpg

 

 

图5.jpg

再水下与亚马孙的粉色河豚相拥 F2.8,1/200秒,ISO640

 

粉色河豚“最烦”鱼眼镜头

     当我跟随瑞士摄影师法兰柯费尽周折来到亚马孙河附近时,热带雨林气候带来的潮湿空气便扑面而来,天空中阴云密布,但是想到我此行的目的——验证巫师 口中小男孩SALDOSE能够呼唤出黑河中粉色河豚的传说,便感觉这样的气氛倒也贴切。当我看到传说中的“粉色河豚小屋”时,才敢相信,这个美丽的传说, 或许真的存在。

     刚来到小屋附近我便不停地在想,它们会来吗?会乖乖地让我们拍照吗?河豚屋的长子SALDOSE似乎看透了我心中的疑虑,一个跨步跃入水中,举起右 手用力地拍打水面。震撼的事情瞬间发生了,好几头粉色河豚应声而至,为首的一头随着SALDOSE的手势高高跃起,三分之二的身体都冲出了水面,然后又以 泰山压顶之势砸向水面,随即潜入水底。SALDOSE一边笑,一边大叫“索菲亚”,事后他告诉我们索菲亚是一头最和善最活跃的雌性河豚。

     以索菲亚为首的十来头粉色河豚,轮番对SALDOSE手中的鱼发起“攻击”,这些体重100多公斤的河豚能轻轻松松地跃出水面,并且准确无误地把 SALDOSE手中高高举起的鱼一口叼走。不过,为了防止河豚过度激情压在自己身上使自己或河豚受伤,SALDOSE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把高高跃起的河豚 推开。这样的画面我足足站在岸边看了5分钟,才慢慢回过神来。

     面对如此热情的生物,我们都觉得摄影应该会非常顺利,但当我穿上全套浮潜装备,带着潜水相机兴冲冲地跃入水中后,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河豚们的热情和开朗只会展现在SALDOSE这样的“熟人”面前,对于陌生人,则十分地 警觉和疑虑。

     最要命的是,河豚们尤其对我们的潜水相机高度警惕。每当它们游近或和喂它们的SALDOSE开心地嬉戏时,只要我们一举起相机,所有的河豚立刻转身 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给我们的拍摄制造了很大的难题。特别是我的潜伴——瑞士摄影师法兰柯,他手中巨大无比的鱼眼镜头防水罩让这些机警的河豚们十分反感,相 比之下,倒是我手中较小的相机防水罩帮助我有机会拍到了一些比较满意的照片。

 

图7.jpg

乘坐没有插足之地的探险船畅游在亚马孙河流域

图8.jpg

厄瓜多尔亚马孙热带雨 林中人工搭建的观鸟塔

 

与河豚化敌为友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我们都在努力与粉色河豚们建立起更加友好的关系。其实,粉色河豚以胆大好奇、喜欢与人互动而著称,但据我观察,它们有着非常小心 的一面。当我全神贯注地试图拍摄一张照片时,它们也在小心翼翼地仔细地观察着我的动作,并试图解读出我的动机。对我主动示好的动作,它们的反应也是非常冷 淡,有时甚至不惜放弃SALDOSE手中的小鱼,也不愿意过于接近我和我的相机。

     我知道想和它们相处,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足够的耐心和尊重,循序渐进地获得它们的信任与好感。我有时会不拿相机下水,减少它们对我的恐惧感,我也会试 着喂它们一些小鱼,用糖衣炮弹引来粉河豚们对我的“轮番轰炸”。当它们逐渐对我放心后,我便慢慢伸出双臂示好,轻轻地摸摸它们的头或抓抓它们的下巴。功夫 不负有心人,河豚们终于肯相信,我这样的动作不会给它们带来伤害,于是零距离地接触便水到渠成了。

     那头叫索菲亚的雌性河豚非常抢眼,她生性好动,对我们表现出异常的热情,并且她脑袋顶上还有几道疤,于是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我们镜头前的“明星模 特”,而在所有河豚中,索菲亚对我最为信任,与我的接触和互动也最频繁,在几天的相处中,我和索菲亚逐渐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我甚至可以在水下与它紧紧地 相拥,而它也会撒娇般地一头扎进我的怀里,大家都戏称索菲亚为我的“粉色女友”。

 

图9.jpg

小男孩SALDOSE在河边与粉色河豚索菲亚嬉戏玩耍

 

被河豚列入黑名单

     和我的幸运相比,搭档法兰柯就没有这么顺利了,因为他用的鱼眼镜头特别大,而且他还总跑到河豚和喂鱼的小孩之间拍摄,很快他就被聪明的粉色河豚列入 了“黑名单”。有几次他想潜深一点拍几张自下而上角度的照片,可是每次刚下潜到两米左右,就被几头大个的河豚用嘴顶回到水面上,并一直将他顶到它们觉得满 意的位置。法兰柯拒不从命时,河豚便会用它们长长的嘴巴夹住法兰柯的腿,让他不得不保持安静。可怜的法兰柯也只好乖乖就范,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地盘里。

     看着这些把他当做敌人的粉色精灵们,我的搭档只好无奈地摇摇头,在远处满怀羡慕嫉妒恨地帮我和索菲亚拍合影。

 

图10.jpg

亚马孙河流域部分热带雨林已经完全被黑水淹没

 

横渡黑河的惊魂之旅

     横渡黑河本身并非难事,但是亚马孙河里有很多寄生虫、食人鱼、鳄鱼,这些天生的猎手们给横渡黑河布下了重重陷阱,使其成为了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尤 其是黑色的凯门鳄,其凶残的习性和凶狠的攻击方式让很多尝试横渡亚马孙河的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因此,当同行的捷克摄影师尤里的妻子提出让我陪她一起横渡 黑河的邀请时,内心的紧张和因为紧张而产生的兴奋感,强烈地刺激着我。

     尤里的妻子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挑战欲,可是鉴于上述的种种危险,她又没有胆量单独尝试,我不难想象她不邀请自己的老公而来热情约我一道的企图,但是出 于对亚马孙河同样的好奇,我决定壮胆陪她同行。可是刚刚下水,我的心里就是一惊:水下的能见度不足半米,而且黑河的河水比较黏稠,潜入水下就如同潜入了浓 稠的酱油中一样,我的头皮不由得开始发麻,在这种情况下出现意外情况,生还的几率几乎为零。显然尤里妻子的潜水水平和经验都要比我强得多,但她却不紧不慢 地以一个身位的距离跟在我后面,这显然是拿我当先头部队趟雷呢,我心想:你怎么就能确定凯门鳄不会从身后发起进攻呢?想到这里脸上刚刚浮现出一丝笑意,我 就感觉到右脚碰到了东西,在那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本能的僵硬了一下。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想到尿液会招来寄生虫,我真的就尿裤子了。因为这 里水深不到十米,碰到的不可能是河床底。唯一的解释就是:我碰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水下生物,而这个生物很有可能就是致命的鳄鱼!

 

图11.jpg

我们的晚餐,黑河里钓上来的大型鲶鱼

 

粉色守护神索菲亚

     瞬间的恐惧后,我快速冷静了下来,求生的本能和多年的潜水经验告诉我,逃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我决定潜下去看个究竟,即使不幸葬身河底,我也要看清楚究竟是谁吃了我。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一个粉色的大脑袋出现在我有限的视野里面,而脑袋顶上赫然还有一道明显的疤痕。

     天啊!竟然是索菲亚!索菲亚慢慢地浮上来,让我用手摸摸它的大脑袋,它平静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我不要害怕,它就在我的身边保驾护航。其实,如果真的遇 到危险,索菲亚也许并不能真的帮上忙,但是它的出现让我莫名地有了安全感。在之后的横渡过程中,我每向前游100米,索菲亚就会到我身边,确认我安然无恙 之后再优雅地离开。它那粉色的身体在这漆黑如墨的水域中给我带来了光明,让我感动得很想流泪。

     之前也曾听人说起过,粉色河豚会把落水的人顶到岸边,就像很少有人相信SALDOSE能够召唤出河豚一样,大家只是把它当做一个传说,但是现在我相信了,我确定它们就是黑河中的粉色守护神。归途中,我曾经几次梦到索菲亚,梦中,我们在水下一同畅游。

 

巫师口中的真实传说

     在神秘的亚马孙河流域,有这样一个传说:5年前,小男孩SALDOSE一家在黑河边以钓鱼为生,SALDOSE总是把没有商业价值的鱼放生回河里,不料这一举动吸引来了很多粉色的河豚。久而久之,他走到哪里,这些河豚就跟 到哪里,他只要在河边用力地拍打水面,一头接一头的粉色河豚就会接连跃出,紧紧地围绕在他的身边。我决心走进亚马孙,去验证这一传说的真实性,才发现,它竟然是真的。

 

图12.jpg

巫师口中的真实传说

图13.jpg

厄瓜多尔亚马孙热带雨林中的游客 F2.8,1/15秒,ISO400

图14.jpg

令人垂涎的水下装备

 

Q&A 摄影师林少雯——镜头中的亚马孙

Q1 在黑河里拍摄河豚时,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A:拍摄粉色河豚的最大阻碍是黑河水的恐怖的能见度和粉色河豚那飞快的游速。等你刚感觉到水下似乎有个东西之时,河豚已经冲到你面前,还来不及按动 快门,它又一个转身离你而去。我用的是尼康的D3X,法兰柯用的是佳能的5DII。从拍摄效果来看,尼康的对焦速度远优于佳能,尤其是在如此之差的能见度 之下。

Q2 潜水拍摄动物题材的照片,需要注意哪些?

A:我在水下拍摄野生动物时总是遵循一个原则,不管是在海里还是在河里,不管是在水下还是在陆地,当我们探险旅游时,是我们是入侵了动物的地盘,必 须尊重“主人”,必须尊重自然,尽管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河豚伤人的记录,但我完全相信它们绝对有保卫自己的能力,而一旦发生冲突,在水下的我们绝对是弱势 群体。

Q3 在亚马孙河流域,除了粉色河豚还能拍到什么?

A:亚马孙河有很多平时极难见到的野生动物,比如像马一样大小、疾步如飞的南美巨型食蚁兽;非洲鸵鸟的“表亲”南美最大的有翅膀却不会飞的大鸟 GREATERRHEA;南美长鼻朊熊;湿地小鹿;水豚;野猪;犰狳;俗称“四不像”的貘和三种不同的凯门鳄等等。很多动物我也是在这里第一次看到,这次 看到最稀有珍贵的鸟是风信子鹦鹉(Hyacinth Macaw),这种鸟已经上了联合国濒临绝种动物的“红名单”。

 

0

评论该资讯

登陆 后可以评论
回到顶部